保时捷女司机丈夫被查:为何会出现“坑夫和立功”的认知撕裂?

励志文章 阅读(1739)

  0e047219805f412aa6621c7483a37d4c.jpeg

  历经十多日,在舆论喊打的浪潮中,保时捷女司机事件,终于迎来新的进展。保时捷女司机“一封致歉书”,基本上平安落地。然而,她的“所长丈夫”,因涉嫌“违纪问题”,被免去“所长职务”,并已经立案调查。至此,整个事件中,舆论所扮演的角色,基本上就告一段落。

  坦白讲,整个事件的进程,算是较为迅速的。“一巴掌”点燃舆论炭火,紧接着持续燃烧,直到“预设”显露,算是完成使命。只是,即便节奏已经加速,人们还是觉得“不够快”。所以,在“调查”期间,舆论依旧持续发酵,期待靴子早日落地。

  当然,从现实的结果来看,基本上符合人们的“预期”。“所长丈夫”被射落,这大概是“一巴掌”之后,人们最期待看到的结局。所以,在事发不久后,舆论上就吵嚷着一种“坑夫逻辑”,具体的机理,人们也都很清楚。因为,类似的剧本,过去已经有不少,这次仅算是“翻拍”而已。

  所谓“仗势欺人”的预设,恰巧和“现实接轨”,就导致舆论上的反扑情绪,一发不可收拾。这在保时捷女司机事件中,可以称得上“教科书级别”。但无论如何,舆论本身的不平,还是体现在共识层面的“反特权逻辑”。按道理,夫人犯错就是夫人犯错,跟丈夫有什么关系。

  可是,当类似的问题已经成为一种现实困境时,追问的方式,可能就不再需要理性的逻辑作为支撑。于是,人们“一口咬定”背后有人的逻辑,直到“坑夫逻辑”的应运而生。当然,我们也清楚,如果“所长丈夫”本来干净,谁也难以拖累。

  然而,从官方发布的通报中,显然“夫人”只是一个推动器,因为她“所长丈夫”的跌落,可能跟她的“一巴掌”并无关联。就如她在致歉书中所言:“狂妄自大、性格火爆,虚荣心强”。可就因为“她的丈夫是所长”,这些属于个人的特征,也就被无限放大,成为实力“坑夫”的主要依据。

  “一巴掌”的势能,为何如此强烈?想必,这个问题对于保时捷女司机来讲,至今犹如梦幻。她过去嚣张过,也狂妄过,都能全身而退。可这次,她却并没有如此。本质上,并不是因为过去的她更幸运,而是缘于时机还没有到。甚至,如若从事件的戏剧性上讲,如果被打男子不反击,可能这件事情就会被“一巴掌”终结。

  因为,当男子反扑的一瞬间,舆论的反扑情绪也会被瞬间带入。于是,一哄而上,追问到底。当然,舆论的动机是复杂的。并且,愤怒的表达形式,产生原因和表现目的,也难以一概而论。所以,也无法排除,舆论会出于策略性的考虑,有意识地动用这种情绪来达到“共识性的维权”。

  所以,单纯的把情绪分为“理性或者非理性”,是没有必要的。说到底,有些人的行为看起来稀奇古怪,但从他们的立场出发,所谓的“狂热分子”的举动,只不过是在用他们认为正确理性的方式表达愤怒。虽然境界有高下,但是目标指向却是一致的。而这也是,保时捷女司机事件,能被推动下去的主要根源。

  “坑夫和立功”的思维方式,看似撕裂,却又隐约弥合。对于保时捷女司机而言,“坑夫”的本质,并不是因为“一巴掌”本身,而是因为“一巴掌”的势能会延伸。这种延伸的推动,在于市井文化中“一人得道,鸡犬升天”的预设。所以,夫人不端,人们就会指向“所长丈夫”。

  至于,到底有没有实质性的关联,很多时候,并不重要。就如斯坦福大学心理学家李·罗斯指出,大多数人的行为是建立在朴素实在论的基础之上,这种认知方式的根源在于,人们总相信自己能够客观地诠释现实,认为自己的社会态度,信仰,喜好以及评价都是理性的,不带情绪的,没有偏见的。

  但是,当“所长丈夫”真正跌落,而且和“夫人的一巴掌”并无直接关系时,却依旧有人高呼“夫人立功”。虽然,这其中有些许讽刺的意味,但是还会存在一些虚妄的期许,并认为“家属犯错”也是一种有效的反腐模式。不得不说,舆论的风头,总是难以摆脱伪善。

  保时捷女司机事件,舆论本身并无胜负可言,有的只是深藏其中的消费情绪。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信仰和真理,而且要努力维护这些信仰和真理。于此,彼此争辩,脱离事件,持续发酵,就成为最有存在感的行为。并且往往也会认定,对方至少会犯以下三个错误中的一个。

  第一,缺乏足够的信息量。也就是,自认为,自己知道得比别人多;第二;观点存在偏见,认为别人受到错误的信仰,意识形态以及个人利益的影响;第三点,认为自己有充分的证据证明,对方毫无理性可言,完全不可能得出正确结论。所以,在主流的舆论中,还是会分化出各种各样的“舆论茧房”。

  并且,在既定的事实上,会形成“想象的真相”和“现实的真相”的格格不入。就比如,官方在通报事件的调查结果后,还是会有人感到不满意。但是,这些似乎并不重要。因为,从事件开始发酵,舆论的意愿就不在乎结果本身,而是渴望通过舆论的重压,对仗势欺人的逻辑,进行一次粉碎性打击。而这或许,也是不脱离“一巴掌”的主要牵引力。

  0e047219805f412aa6621c7483a37d4c.jpeg

  历经十多日,在舆论喊打的浪潮中,保时捷女司机事件,终于迎来新的进展。保时捷女司机“一封致歉书”,基本上平安落地。然而,她的“所长丈夫”,因涉嫌“违纪问题”,被免去“所长职务”,并已经立案调查。至此,整个事件中,舆论所扮演的角色,基本上就告一段落。

  坦白讲,整个事件的进程,算是较为迅速的。“一巴掌”点燃舆论炭火,紧接着持续燃烧,直到“预设”显露,算是完成使命。只是,即便节奏已经加速,人们还是觉得“不够快”。所以,在“调查”期间,舆论依旧持续发酵,期待靴子早日落地。

  当然,从现实的结果来看,基本上符合人们的“预期”。“所长丈夫”被射落,这大概是“一巴掌”之后,人们最期待看到的结局。所以,在事发不久后,舆论上就吵嚷着一种“坑夫逻辑”,具体的机理,人们也都很清楚。因为,类似的剧本,过去已经有不少,这次仅算是“翻拍”而已。

  所谓“仗势欺人”的预设,恰巧和“现实接轨”,就导致舆论上的反扑情绪,一发不可收拾。这在保时捷女司机事件中,可以称得上“教科书级别”。但无论如何,舆论本身的不平,还是体现在共识层面的“反特权逻辑”。按道理,夫人犯错就是夫人犯错,跟丈夫有什么关系。

  可是,当类似的问题已经成为一种现实困境时,追问的方式,可能就不再需要理性的逻辑作为支撑。于是,人们“一口咬定”背后有人的逻辑,直到“坑夫逻辑”的应运而生。当然,我们也清楚,如果“所长丈夫”本来干净,谁也难以拖累。

  然而,从官方发布的通报中,显然“夫人”只是一个推动器,因为她“所长丈夫”的跌落,可能跟她的“一巴掌”并无关联。就如她在致歉书中所言:“狂妄自大、性格火爆,虚荣心强”。可就因为“她的丈夫是所长”,这些属于个人的特征,也就被无限放大,成为实力“坑夫”的主要依据。

  “一巴掌”的势能,为何如此强烈?想必,这个问题对于保时捷女司机来讲,至今犹如梦幻。她过去嚣张过,也狂妄过,都能全身而退。可这次,她却并没有如此。本质上,并不是因为过去的她更幸运,而是缘于时机还没有到。甚至,如若从事件的戏剧性上讲,如果被打男子不反击,可能这件事情就会被“一巴掌”终结。

  因为,当男子反扑的一瞬间,舆论的反扑情绪也会被瞬间带入。于是,一哄而上,追问到底。当然,舆论的动机是复杂的。并且,愤怒的表达形式,产生原因和表现目的,也难以一概而论。所以,也无法排除,舆论会出于策略性的考虑,有意识地动用这种情绪来达到“共识性的维权”。

  所以,单纯的把情绪分为“理性或者非理性”,是没有必要的。说到底,有些人的行为看起来稀奇古怪,但从他们的立场出发,所谓的“狂热分子”的举动,只不过是在用他们认为正确理性的方式表达愤怒。虽然境界有高下,但是目标指向却是一致的。而这也是,保时捷女司机事件,能被推动下去的主要根源。

  “坑夫和立功”的思维方式,看似撕裂,却又隐约弥合。对于保时捷女司机而言,“坑夫”的本质,并不是因为“一巴掌”本身,而是因为“一巴掌”的势能会延伸。这种延伸的推动,在于市井文化中“一人得道,鸡犬升天”的预设。所以,夫人不端,人们就会指向“所长丈夫”。

  至于,到底有没有实质性的关联,很多时候,并不重要。就如斯坦福大学心理学家李·罗斯指出,大多数人的行为是建立在朴素实在论的基础之上,这种认知方式的根源在于,人们总相信自己能够客观地诠释现实,认为自己的社会态度,信仰,喜好以及评价都是理性的,不带情绪的,没有偏见的。

  但是,当“所长丈夫”真正跌落,而且和“夫人的一巴掌”并无直接关系时,却依旧有人高呼“夫人立功”。虽然,这其中有些许讽刺的意味,但是还会存在一些虚妄的期许,并认为“家属犯错”也是一种有效的反腐模式。不得不说,舆论的风头,总是难以摆脱伪善。

  保时捷女司机事件,舆论本身并无胜负可言,有的只是深藏其中的消费情绪。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信仰和真理,而且要努力维护这些信仰和真理。于此,彼此争辩,脱离事件,持续发酵,就成为最有存在感的行为。并且往往也会认定,对方至少会犯以下三个错误中的一个。

  第一,缺乏足够的信息量。也就是,自认为,自己知道得比别人多;第二;观点存在偏见,认为别人受到错误的信仰,意识形态以及个人利益的影响;第三点,认为自己有充分的证据证明,对方毫无理性可言,完全不可能得出正确结论。所以,在主流的舆论中,还是会分化出各种各样的“舆论茧房”。

  并且,在既定的事实上,会形成“想象的真相”和“现实的真相”的格格不入。就比如,官方在通报事件的调查结果后,还是会有人感到不满意。但是,这些似乎并不重要。因为,从事件开始发酵,舆论的意愿就不在乎结果本身,而是渴望通过舆论的重压,对仗势欺人的逻辑,进行一次粉碎性打击。而这或许,也是不脱离“一巴掌”的主要牵引力。

达到当天最大量